·网站首页 ·贵州手机报 ·投稿 ·96677 ·新闻排行 ·繁体 ·RSS ·ENGLISH ·日本語
关键词:
贵州  黔哨  评论  旅游  文化  娱乐  体育  教育  图解  国内  视频  亲子  黔茶  贵商  金融  品牌  法治  社区  名博  健康  扶贫  生态  电商 
您当前的位置 : 多彩贵州网  >  遵义市  >  遵义市  >  遵义市文化
向往(小说)
2018-06-25 20:24 作者:曾洁 来源:多彩贵州网
贵州手机报 | 新闻客户端  |新闻热线:96677 | 投稿
分享到:

  老杨一直向往立一间新房子,这恐怕是她这辈子最大的心愿,也是她那过早地去世的丈夫未实现的向往,她无论如何想方设法要完成,好过年上坟时给他一个交待。

  老杨年纪不大,今年四十三岁,之所以叫她老杨,是因为她看起来像六十岁的样子,头发白了几乎一半,满脸的沧桑。我第一次见她的时候,是在那年冬月,天上下着雨,冷嗖嗖的。她正在地里扯萝卜,我叫了一声,老人家,杨秀梅家住哪里?

  她用迟疑的眼光看着我,问我找杨秀梅干什么?

  我说,我是县里来的干部,找杨秀梅了解一些情况。

  她才怯怯的说她就是杨秀梅。

  我当时是绝不相信的,因为之前我在村里看过她的资料,知道杨秀梅只有四十三岁,在我的心目中,四十三岁的农村妇女不是她这样子的,她看起来实在是像六十岁的样子,并且比我们单位退休十多年的女同志还要老。

  当得知我是县城来的干部时,她忙放下手里的农活,热情的邀我去屋里坐。

  我本想就在外面的阶檐坎上坐的,因为我担心她屋里脏,坐不下去。我直到现在对我当时的卑鄙心理感到内疚。但她无论如何都让我去屋里坐,说外面太冷,说屋里是生了炉火的。

  说实在话,我一直生活在县城,前年考事业单位参加工作就在机关,对农村的认识就停留在我那做生意的父母的认识上,认为农村家庭除了落后就是脏。当初他们就竭力的反对我考县以下的公务员,认为他们的宝贝儿子应该在省市工作,要不是我不争气,几次考试都没成功,他们是不会让我屈尊报县级事业单位的,直到现在他们都耿耿于怀,暗地里找我那在省城工作的二叔,想方设法调上去,用他们的话说,花点钱都行。

  要不是因为扶贫工作,我估计我是很难走进农村家里去坐的,从心里好像也不太愿意,因为我对农村真的没多大感情,这本是不该的。但我实在受我父母的影响太大,真的没有办法,我的优越感被我父母宠得太强大了。

  我本不想去屋里坐的,无奈外面真的冷,在路上走起还不觉得冷,停下来就冷了。于是我不情愿的随她进了屋,屋里烧着火炉,炉上的热水壶滋滋的冒着热气,暖和多了。我瞄了一眼屋内,整齐的沙发,还有冰箱和电视,电视还是液晶的。板壁显目的地方有十多张奖状映入我的眼帘,有一排是烤烟生产大户奖,勤劳致富奖,有两排是学校发的三好学生奖状,学期考试第一名的奖状,没看见二、三名的。

  我在对农村既落后又脏的认识产生动摇的同时对她是贫困户产生了怀疑。怀疑是不是村里照顾的,沾了哪个亲戚的光。

  我说,我是县里派下来的帮扶干部,主要是帮扶她家和另外两户贫困户,先了解哈她家的情况,好针对性的进行帮扶。并说,看她家屋里的情况,好像并不贫困,为什么就算贫困户呢?

  我没做过农村工作,我一上来就把我的看法暴露无遗,也把我的机关幼稚病暴露无遗。为此我一直深感内疚,好在杨秀梅的豁达让我稍微心安一点。

  她说,她丈夫陈海上前年因病去世了,留给她的是一栋祖辈留下的四立三间木房,还有备好的修新房的材料和地基,一个卧病在床老人公爹和一双儿女。大的个是女儿,十六岁,在读高二,小的一个是个儿子,十二岁,在读小学六年级。

  她说,这本是一个和睦幸福的家庭,丈夫陈海勤劳能干,有一定的经济头脑,也是一个孝子。在大家都外出打工挣钱的时候,为了照看瘫痪在床的老人和孩子。他选择了在家种植烤烟,早些年每年种植十多亩,后来种植二十多亩,由于勤劳肯干,多次在镇里获奖,日子一天天好起来了,儿女也很争气,学习很努力,每次考试都是前几名。我说,那上面怎么贴的奖状都是第一名的。她说,第二、三名的也有,陈海不让贴,说不是第一名就不要拿出来显摆。

  日子本来很幸福的,家里有了十多万的存款。陈海提出,家境好了,孩子一天天长大了,还在老房子里住着也不是个办法,提出修建新房,并备齐了材料和挖好了地基,准备等烤烟卖完就开始修房子,争取一个冬就把房子的主体完工。哪知道,天有不测风云,在一次做农活中,陈海肝区疼的厉害,脸色苍白,直冒冷汗。后来去县里检查,怀疑是肝癌,又到市医院检查,确诊是肝癌。确诊是肝癌那段时间是全家人最为痛苦的日子,当时陈海提出不医了,反正肝癌是医不好的,枉费钱,不如将钱留下来活着的人用,一家人以后没有男劳力是无法生活的。但杨秀梅坚持要陈海住院治疗,哪怕有一线希望,也要医治。于是,陈海住进了市人民医院进行化疗。刚开始,病情有所好转,全家似乎又看见了希望,殊不知在住院三个多月的时候,癌细胞扩散转移了,在所有积蓄用光的同时,陈海离开了人世。在临走时拉着她的手说,对不起她们母子三人和自己瘫痪在床的父亲,没让她们过上好日子和住上新房子。她说,她让他放心,她一定替他照顾好孩子和老人,一定让他们过上好日子和住上新房子。她说,当时她没有流泪,她不愿意陈海看到她懦弱的样子,她一定要让他放放心心的走。

  她说,她没有向谁申请当贫困户,是寨上的人开会定的,她推了,但没推掉。她有能力把老人照顾好,把孩子管好。

  她仿佛在说别人的故事,她的脸上除了沧桑外看不出其他表情,我为我的卑鄙的心灵向她道歉,请求她原谅我的无知和冒昧,她淡然的说,没什么。

  我问她有什么需要帮助的,我一定想尽办法帮助她,包括孩子读书的事情,她大的个是女儿,在县城读高二,小的个是儿子,在镇上读六年级。我说,是否可以把儿子转到县里去,两姊妹在一起,我可以帮这个忙。她说,孩子的事情不要管,管多了对孩子不好,他们应该懂事了。我听了她的话,我顿时感觉无比羞愧,为我那势利的父母更为我卑微的心灵,我一直瞧不起的农村人似乎比我们更坚强和豁达。

  我一时无语,不知道说什么,也不知道怎样完成帮扶任务,人家似乎什么都不需要。我只好记下她的电话号码,说有事以后好联系。

  于是,我带着歉意和遗憾回到了县城,但我心里实在不安,别人是真贫困而我束手无策,不为完成任务,我也应该帮她做点什么。不能每月去走访一次,提点米拿点油应付一下了事。做点什么呢?这个问题困挠了我近一个月的时间。我实在想不出我该做点什么,但我一定要帮她做点什么,不光是职责所在,还应该是为我当初的幼稚和冒昧赎罪。

  我一直在想这个问题,在我第二次去她家的路上,我并且一直在想和她说些什么,她好像不需要同情,况且我好像听说过,向人的伤口上洒泪水和洒盐的效果是一样的,同情对我这样的弱者好像起作用,对她那样坚强的人似乎是一种伤害。我没有信心面对她,我的懦弱和她的坚强实在不在一个层次。但我必须去,这是我的职责,也是不让一个人掉队的承诺。

  我一路的忐忑不安都是多余的,当我走在她家门口的时候,我知道我应该帮什么和怎么帮了。

  这次我没等她邀请就直接坐到火炉边了,不是冷不冷和干净不干净的问题,我想,即使屋内很脏,我也会毫不犹豫的坐下来,我的心籍已经让我没有理由厌弃。

  我对她说,为了孩子读书和老人看病,干脆搬到县城去住算了。当我说这话的时候,她定定的看着我,仿佛我是在说神话故事。半晌,她才说,不去。她不是犹豫,而是半天才明白我说的是哪几个字,回答得斩钉截铁。

  我说,为什么不去,县城可以打工,孩子上学又近又方便,老人家看病也方便。你们这里到镇里都有十公里路,小的孩子每个星期跑一趟,多辛苦。在县城去读书不用住校,每天都可以回家。打工挣的钱不比在家干农活少。我尽力的施展我的口才,去说服她。

  她似乎动心了,但还是说不去。我无法理解她的想法。问她,有百利无一害的事情为什么不同意。我有些怀疑她的固执和小农意识。我说,你到县城住上新房子,不是兑现了你在陈海临终前许下的过上好日子和住上新房子的承诺了吗?你为什么不呢?

  她说,陈海生病把钱都花光了,哪里还有钱在县城买房子哟,感谢你咯。陈海如果没走的话,是可以考虑不修房子而去县城买房子的。你说的没错,住在县城里去对老人孩子都有好处,但现在这个光景真的是没钱买房子哟。

  我这才知道原来的我经验不足,工作方法有问题,但我知道我说动她了,接下来就知道怎么帮她了。我没有再说什么,只说过几天我再来看她,就回县城了。

  回县城后,我去找了移民局了解易地扶贫搬迁相关政策,打电话和村镇联系杨秀梅户是否符合易地扶贫搬迁条件,向我父母了解是否需要招工人等等。做这些工作,我花了近一个星期的时间。

  等一切都掌握清楚后,我到村里先领了一份易地扶贫搬迁申请表和易地扶贫搬迁合同,再次踏上那段近五公里的山路,来到杨秀梅家。当我说明来意并让她在申请表上签字盖手印的时候,我明显感觉她的手在发抖。似乎不相信这是真的,她的脸上也因为激动有了血色。我说,你可以慢慢的考虑处理准备修房子的材料和已经下好的地基了,在半年后就可以住进县城的新家了。还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尽管对我说。

  她说,感谢党的政策,感谢我的帮助。就这样她就心满意足了,就可以照顾老人和孩子了,就可以兑现对陈海的承诺了。再也不用麻烦大家了。

  半年后,杨秀梅一家和其他贫困户一道,顺利的搬入易地扶贫安置小区,孩子就近入学的问题也得以解决,为了她能够照顾孩子,我父母还特意为杨秀梅就近找了一份工作。

  在一个周末,我们一家还特意到她家去吃了一顿饭,在她的脸上,我仿佛又看见了四十多岁妇女的样子。她说,感谢党的恩情,把她一家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早日变成了现实。她明天要回去在陈海的坟前烧张纸,告诉他,是党帮助她兑现了承诺,一家人过上了好日子,住上了新房子。

  看到她好像变年轻的样子,我想,下次不能再喊她老杨了。(曾洁)

 编辑:王学伦  
分享到:
返回频道首页 进入论坛  
相关阅读
全面深改围绕六大领域立柱架梁夯制度 深刻改变中国    2016-12-29
全面深改三年:渐入佳境 次第开花    2016-12-29
【深读深改】架梁立柱夯制度 改革进入施工高峰期    2016-12-29
【2016年商务工作年终综述之一】深化流通供给侧改革 加快现代市场体系建设    2016-12-19
 
 
新闻推荐
· 贵州夹岩水利枢纽及黔西北供水工程大江截流成功
· 遵义农民工返乡创业玩起“新”经济
· 他的大健康产业带动24户村民致富增收
· 生态养殖 助力脱贫攻坚
· 建院70年遵义医学院成西部医学人才培养重要基地
· 跨省异地就医实现“零距离”结算手续咋办?
图览贵州
红色题材歌剧《邓恩铭》10月12日公演
为祖国庆生,龙里数十小朋友为祖国画像
记坚守岗位的贵阳市轨道交通2号线建设者
万山:矿尽城衰中崛起的绿色新城
朱加贤:工匠之心指引奋进之路
这五年,六枝这“六大变化”让你不可想象!
瓮安:造血式扶贫促贫困劳动力创业就业
万山产业脱贫的路径选择
视频新闻
艺术家创震撼3D地貌视频
记者卧底微整形培训班
大学生称扶老太遭诬
狠心父亲论斤卖儿子
新闻排行
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网站简介 | 广告刊例 | 联系方式 | 网站地图
增值电信业经营许可证(ICP):黔B2-20010009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5212006001
营业执照:520115000201773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408241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黔)字001号